Skip to main content
share Share
favorite Favorite

13
RESULTS

COLLECTION
TOPIC atoz
傳統老店,都有一個經營宗旨——童臾無欺。意謂童蒙和老人,最易受騙,但忠誠待客,絕不欺凌。 假普選的政改方案,都專挑這兩者埋手,也因為他們容易受騙。 廣西社團以美國西岸廿一日免費遊學作招徠,哄騙中學生錄映支持政改方案,將片段放上互聯網,誤導大眾。滿街同鄉會街站,用蠔油白米,哄騙老人簽名支持。一人多簽,或工作人員自己在暗角自簽多名填數,蒙騙群眾。 小騙局在支持政改這個大騙局,無數大騙局在支撐一個行騙的政權運行。此所以在大陸,由京到省,由省到市縣鄉鎮,無人不騙,無事不騙。 人無互信,官民對立。 香港人愛遊日本,日本全國整潔紀律,是如何做到的? 從幼稚園做起,學生將整潔帶上小學;小學生將整潔帶到中學;再將整潔帶上大學;大學生再帶進社會。 當我們在飛機見到一個日本小學生,下機前,將座位雜物收拾整齊才下機,就可知道這個國家整齊潔淨。相反,一個大陸小孩,在機上只會喧嘩吵鬧,甚或便溺,可知這個國家混亂髒污。 見微知著,一個民族的墮落,其者由來漸矣。 製個假象,方便自己行政; 做假數字,作為政策依據; 還有比這更愚蠢的政權嗎? 趁六七暴動的黑手楊光逝世,我們檢視一下中共自欺欺人的傳統。 1
光復行動只有幾百人,但共鳴的,卻超過一百萬香港人,想尋回失去的生活。 距離催淚彈之夜9.28原來不足半年,香港的示威方式,已經由——維園集合、行到政府總部,然後蓮香晚飯的和平方式,到血濺街頭。 政府與民為敵,警察執法不公,社會公義不彰⋯⋯民變的客觀環境已具備。街頭衝突,會持續出現。 佔領運動,購物運動到光復活動,示威方式急劇銳變。年輕人要重奪自己的未來,明白到傳統的香港和平遊行,已無法表達政治訴求。 表面上是滋擾式的街頭衝突,實則是抗爭者在練兵,由警察幫手操練。 歷史上的民變,都是這樣開始。初是零星的小規模衝擊,然後此起彼落,屢仆屢興。香港民變火焰已有火種了。 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 中共的問題,永遠是系派的利益之爭。 柴靜的《穹頂之下》,在兩會前一聲雷,李克強在人大政協開幕呼應,劍指石油幫的山頭。 周永康倒了,他旗下的利益就要抄家。 大陸人赫然發現,大陸不是藍天,原來是中石油、中石化等國企作惡所致。 倒台後,和珅如此,鰲拜如此,這叫歷史規律。 1
反共,在香港仍是禁忌? 維園六四,有報章做問卷,出席燭光晚會,是否反共?與會者都不敢承認。 共產主義,是取消資產,由政府統一財產再公平分配。 從此再無貧富之別,階級之分。即香港人說的,大鑊飯制度。 經過在世界不同國家,實踐了一百年,證實了完全失敗,這只是一個時代的騙局。因為它不合人性。 鄧小平在七八年再度掌權,大陸全面走向市場,讓部分人先富起來,已是正式反共。 無論香港、大陸、以至全世界,誰不反共? 共產成功,就是人類整體文明的失敗。由文明孕育,享受富裕物質生活的人,有責任反共。 在香港,享有言論自由、司法獨立,為甚麼不敢堂堂正正,說出心中所想? 反共,就是文明。 易經說:吉、凶、悔、吝,生乎動。 吉,是最好的。 凶,是最壞的。 悔,是煩惱,生於內。 吝,是阻礙,見於外。 人,一動,就有這四個結果。此之外,還有一個無咎。 無咎,孔子引申,是善補過也。咎,是過失; 無咎,是沒有過失。人要沒有過失,要善補過也。 一個人,一個國家,一個民族,他們的成敗,就決定於修正能力。 錯誤,是學習; 能善補過,就無咎了。 德國、日本,紀念二戰,是警惕,不容再犯,那便是善補過也。所以,成就今日的偉大。 日本,經濟衰退三十年, 今天仍然是亞洲物質文明、精神文明最好的國家;反之,大陸經濟起飛三十年,今日仍是到處喧嘩,髒亂不堪的社會。因為日本人善補過也。 現今日本社會,流行他們的經營之神稻盛和夫的理論:要自己幸福,首先要讓別人幸福; 別人都不幸福,你無法一人幸福。 這其實是中華文化中,孔曰成仁的理論,日本人信奉,也實踐了。中共斬斷中華文化的命脈,所以,大陸人只能靠動物本能生存。 1
周永康被正式起訴,中共連場反腐戰,會走向甚麼結果? 周背後的支持勢力,曾慶紅、江澤民,即使相繼落馬,大陸是否就水火既濟,大功告成? 中共的重病,貪腐是表因,民不振作是內蘊。北京無法使十四億人振作起來。 政治領袖的真正秘訣,是如何令百姓活得開心。 易經第五十八卦,兌為澤,上卦是兌,下卦也是兌,兩兌重疊。兌者,悅也。說的是為政者,與民共悅之道。 兌為澤,上卦是澤,下卦也是澤,澤者,潤下也。 兩澤相連,互相滋潤,互相襯托,互相輝映,構成兩澤相連,和悅相處的卦象。 和悅相處,不是討好。兌卦,陰爻在外,陽爻得中,是柔外剛中的原則。外表柔順,但不卑下;心中剛正,但不偏激。 為政者,悅以先民,民忘其勞,悅以犯難,民忘其死。 政府能令到百姓開心,人民即使勞苦、死亡,都不怕。因為大家覺得有希望。 麥理浩當港督的年代,人人兼幾份職,小孩老人都是勞動力,但香港人勤奮而開心,因為那時人人都有希望。 今日大陸,十四億人感覺開心麼?覺得有希望麼? 1
維園晚會上,學生焚燒基本法;球場上,港隊贏波奏上國歌,現場球迷噓聲震天…… 這是為甚麼? 誰令香港人對基本法失望? 誰令香港人鄙厭中共國歌? 中華文化的政治倫理是這樣的:三千年前的《尚書》說,天視自我民視,天聽自我民聽。二千五百年前的孔子說,政者,正也。子帥以正,孰敢不正?君子之德, 風;小人之德,草;草上之風,必偃。 這裏提出的,是政治上的責任問題。社會上一切不正,照政治責任論,全由行政者之不正導致,所以,應該行政者負全責。孔子也說,君君、臣臣、父父、子子。君要盡君的責任,臣才能盡臣的責任。臣不臣,主要原因還是君不君。 二千年前的孟子,親問齊宣王,士師不能治士,該罷免士師;四境之內不治,則如之何?又說,聞誅一夫紂矣,未聞弒君也。這是說,君不盡君職,便不成一個君。政府不盡一個政府的責任,便不成一個政府。 孟子說,君之視臣如土芥,則臣視君如寇讎。君有大過則諫,反覆之而不聽,則易位。 中國傳統政治倫理,無論天子或君,如不盡職,不勝任,臣民可以把他易位,甚至誅了。這是中華文化的重點,政治倫理的基準。今日將愛國掛在嘴巴上的,先要好好理解中華文化的政治倫理。 誰先踐踏基本法,令年輕人前路茫茫?誰將國歌變成奴役獨裁之歌? 1
維園燭光,踏入第廿六個年頭。也是黃色風雨後,首個六四集會。 年年六四,當日風雨夜,到新華社示威的人,今日大都兩鬢花白了。 今年還到維園麼? 二十六年,香港人沒有放下這塊心頭大石。事實上,六四亦真的改變了香港的命運,由中國改革開放的指路明燈,變為中共政權的午夜鬼火。鬼火不滅,寢食難安。 到維園鳩坐有用麼? 香港大學不去了,年輕人不去了,勇武的不去了,花生的不去了,你還去麼? 我們的祖宗教導:正其義不謀其利,明其道不計其功。道義和功利,在中華文化,是分開的。 佛說,無有定法,名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. 所謂佛法者,即非佛法。 沒有一定的方法,到達彼岸,用自己的方法開悟,便是正法。 凡所有相,皆是虛妄。 凡夫與成佛之間,有四種境界,給我們摸索修行: 我相、人相、眾生相、壽者相, 站在自我立場看, 站在對方立場看, 站在眾生立場看, 站在永恆立場看。 維園是形式, 燭光是形式, 但你,是實實在在的。 人,不到維園,但心中的燭光,不能熄滅。 人生的意義,是參贊天地之化育,即是來彌補天地之不足的。 每一個人,都舉足輕重。 1
黑白,不會因權勢而模糊。 這是我們對文明的起碼信念。 雨傘運動,經歷了半周年。 激情過後,沉澱半年,對前路,你是否看得更清楚? 英國人走了,共產來了。他們說的是非黑白,和我們的認知不同。 梁振英說,北韓、緬甸、也有普選,反而英國的首相,不是一人一票選出來! 他正式拒絕了我們的真普選訴求。 明末大儒顧炎武說,天下亡,匹夫有責; 黃梨洲期望,明夷待訪。 中共立國,志士仁人,天涯流竄,仍不忘為往聖繼絕學。 所以,錢穆教授在香港成立新亞書院。 他說:「地博厚,天高明,艱險我奮進,困乏我多情⋯⋯」 是的,對付共產的黑白混淆,是非顛倒,唯一方法,是中國文化之根不斷。中華文化不滅,中華民族必有復興之時。 橫渠先生說:為往聖繼絕學,為萬世開太平。 在衰世時期,知識分子,是有其社會責任的, 兩漢時期,是知識分子與皇室、外戚與宦官的對抗; 唐代牛李黨爭,是門第與科舉利䘵之爭。 知識分子自分門庭,是魚目混珠的假士,與高尚其事,不事王侯的真士大鬥爭。另一條路,躲入佛門,一進寺廟,獨善其身。 對抗共產,又有堅持中華文化一途。 1
CREATOR
SHOW DETAILS
up-solid down-solid